主页 > 永诚彩票网娱乐 > >张二狗遗书里写他死了之后婆娘改嫁拿多少留多少的事儿
永诚彩票网娱乐

张二狗遗书里写他死了之后婆娘改嫁拿多少留多少的事儿

时间:2018-05-07 14:54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无数的江湖人士,在这段时间里涌入铁匠铺。
 
    “给我打一柄长矛,不要奇金异铁材质,只要够锋利够坚固就好!”
 
    “给我打一柄长柄大砍刀,最耐用的那种!”
 
    “给我打一对大锤,份量一定要足!”
 
    “战场鏖战,剑身太短,难以发挥运用,仅能在危急时刻护身保命,要论杀敌建功,还是长刀长矛为佳!”
 
    整个玉唐帝国官道上,骏马疾驰,马上的江湖人一个个全都打扮得如同武将一般,顶盔带甲,手持长矛大关刀,尽都向着一个方向汇聚!
 
    铁骨关!
 
    一个个面容严肃,浑身杀气。
 
    身在草莽意未沉,胸中依然报国心;此去东防鏖战去,不负此生男儿身。
 
    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局面再变,却是向着更加不利于玉唐方向发展——
 
    又有两个方向有战报传来,两粉战报来得突兀至极,全无征兆,可是内容却是触目惊心,足堪惊心动魄——
 
    第一份战报:大元帝国起兵五十万,兵锋直指玉唐南疆!
 
    玉唐皇帝陛下立即召集群臣商议应对之策,可就在众人商议对策的时候,突然间又有战报传来;天赐帝国起兵七十万,寇边北疆!
 
    皇帝陛下手中的玉如意“啪”的一声折断了,面如沉水,极端难看。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想要装,想要故作镇静,却也已经做不出来平时的那份从容镇定。
 
    然而这还不不算完;一天后,又有第三份战报传来:紫幽帝国正在全民动员,军方亦在整肃军队,准备出动大军,意指西疆!
 
    目前,紫幽国内大军已经在集结,现在西面前线,已经集兵三十万;后续部队亦在源源不断的从各地开拔,迅速集结。
 
    战火,可谓是全面弥漫了玉唐的整片天空。
 
    竟是四国同时寇边!
 
    玉唐,再一次面临这恶劣到了极点的局势。
 
    在这数九寒冬,大雪纷飞的时候,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凉意。
 
    然而这却又不是源自身体的冷,而是连心,此际当真好似心也冰冻了。
 
    东玄前线。
 
    傅报国召集二十五万大军,发动战前动员,全程就只有几句话——
 
    “我傅报国决意以死报国,宁死不退一步!誓与玉唐国土共存亡,不死不休!”
 
    “我会站在这里,就在这个战场上!谁见我后退一步,人人皆可杀我!”
 
    “宁死不做亡国奴,纵死也为玉唐鬼!!”
 
    傅报国的声音,震撼天空。
 
    “宁死不做亡国奴!纵死也为玉唐鬼,吾等愿随大帅同呼吸共存亡,不离不弃,生死与共!”二十五万大军,同时满脸通红的大吼出声。
 
    二十五万大军,悉数感觉到胸中热血,激昂澎湃的几乎要冲出来,声势直贯天际,震动九霄!
 
    北疆,铁铮一如既往的雄伟身躯屹立在万军之前。
 
    所有将士,只要看到这铁塔一般的身躯,似乎就突然有了无穷信心。
 
    “我只说四个字!”
 
    铁铮振臂大吼:“干他奶奶的!”
 
    下面一片大叫:“大帅,您说的是五个字啊!”
 
    铁铮大怒:“谁叫的?谁叫的?出来!”
 
    一个大汉在哄笑声中被推搡出来,却是一个伍长,粗手大脚,嘿嘿的笑,有些不好意思!
 
    铁铮大声道:“你说我说的不好,那你来说。”
 
    伍长扭扭捏捏,下面满满的尽是一片起哄声,嗷嗷的叫。
 
    伍长貌似是受不了,终于不再扭捏,腾地一下子跳到高台上,仰天长嚎:“说就说!大帅说了四个字其实五个字,老子现在也说几个字……其实有什么好说的,不外就是决一死战!但有一口气在,就干他奶奶的!”
 
    下面,数十万大军同时仰天咆哮:“干他奶奶的!哈哈哈……”
 
    一时间北军将士士气冲天,让外面人听到,几乎不以为这是在决战誓师,反而像是什么联欢活动一般的喧闹,竟不见丝毫大战之前的紧张氛围。
 
    玉唐帝国西方,南方,也都是一片差不多的战意沸腾,不见丝毫怯意。
 
    与朝中的文武百官忧心忡忡不同;边关的将士每一个都是战意昂扬,不因外敌即将大兵压境而灰心丧气,所有人尽都如同是被激怒了的雄狮!
 
    各种血书,各种誓师,各种活动,在这大雪飘飘天寒地冻的氛围中进行,白天训练得一个个如同水洗了一般,浑身上下再没有半点多余力量。
 
    晚上一个个的咬着手指头,绞尽脑汁的给家里写信,写遗书。
 
    那有些不识几个大字的,涎着脸,拿着纸笔四处的求人,点头哈腰,一脸谄媚,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呢!
 
    那些还没有经过战火洗礼的入伍新兵们,凑成一群一群的闹得热火朝天。
 
    “你遗书写完了没?”
 
    “写完了,你呢?”
 
    “我也写完了。”
 
    “拿来我看看。”
 
    “咱换着看看,借鉴借鉴。”
 
    “好。”
 
    “你这写的不行,文采不行。你看看我的,那才是真正的借鉴借鉴。”
 
    “你写的真是不错,要不你直接帮我写一封得了,我也不懂借鉴哪……”
 
    “快来快来看啊,哈哈哈,笑死我了,张二狗遗书里写他死了之后婆娘改嫁拿多少留多少的事儿,真是细致入微,简直太有心了,哈哈……”
 
    轰的一声围上来一群人:“我看看我看看,让我欣赏欣赏,拜读拜读……”
 
    一个一个传着看,不时地爆发大笑声,外围张二狗脸红脖子粗上蹿下跳的去抢:“给我给我,你们一个个能不能有点正事,该干嘛干嘛去吧……”
 
    大家故意的处处别着他,就是不让他凑近,等他勉力靠近了,那遗书早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然后,又是一番费力波折。
 
    “卧槽,李四牛的花花肠子挺多啊,遗书上居然写他要是凯旋回去,连小姨子一起娶了……哈哈哈,真有想法,那叫什么来着……鹅黄女啥啥的典故来着……嗯,这跟鹅黄不黄有啥关系呢……”
 
    “我看看我看看给我看看……”
 
    都是一帮小伙子们,一个个的浑身精力旺盛得怎么用偶用不完,写遗书,本来是件最庄严严肃的事情,但是此际,却被搞得乌烟瘴气,笑声震天。
 
    唯有那些百战沙场,百死余生的老兵们,一个个都是两眼沉沉地望着这帮欢笑的小伙子争来斗去,眼底尽是一片深沉。
 
上一篇:眼前已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所谓亡国灭种
下一篇:你找找摄像头拍的视频都存放在了哪里最好能找出来并且把影像抹掉